如来正法    永放光芒
福樂精舍
佛教论坛
羌佛圣迹
妙谙五明
高僧大德
寺庙道场
受用分享
网站导航
渡生成就

百年虚云
圆满佛格
古佛降世
羌佛说法
佛教公告
认证恭贺
羌佛圣量
摧邪显正
南岳衡山,石头希迁
来源: | 作者:hkw8ea3f3 | 发布时间: 185天前 | 14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    唐先天元年(712年)九月,六祖慧能告诉他的弟子们说:“我要出一趟远门。”弟子们问他要去哪里慧能说:“叶落归根。”弟子们知道,76岁的大师将不久于人世。
    也就在这一年,一位年仅14岁的孩子来到曹溪慧能的处所,请求出家。慧能一见之下,立即就喜欢上这个孩子了。他拉着这孩子的手对他的弟子们说:“这孩子如果能成为我的弟子,将来必是佛门的大器,将来昭隆我正法的,也必将是这孩子。”
     这14岁的孩子就是日后曹洞宗重要的立宗人希迁,又称石头希迁。
    希迁(700—790年),俗姓陈,广东高要(今广东省肇庆市)人。大概是宿世修行的缘故,母亲自怀上他以后,即不喜欢荤腥;降生后,不哭不闹,从不给家人添麻烦。希迁禅师自幼聪慧,七八岁时就萌发了出家的念头。他对乡民迷信鬼神、杀生祭祀的风气很不满,经常“往毁丛祠,夺牛而归”。
   希迁应该是慧能门下最后一个弟子,然而他却并不是一个幸运的弟子。就在他拜见慧能的第二年,慧能就圆寂了。临寂前,少年希迁急迫地问道:“大师,你圆寂后,我该怎么办呀?”慧能看了看这个孩子,回答他说:“寻思去!”
   慧能圆寂后,希迁像是失去怙恃的孩子,整天不发一言地寻思着,以至饭不吃,茶不饮。看着这个孩子一天天衰弱下去,寺里的首座和尚说:“希迁,你在想师父吗?

   希迁说:“我不是在想师父,我在寻思。”
   “寻思什么呀?”
   希迁听罢,立即礼辞六祖的龛位,径直前往青原山静居寺,参礼行思和尚。
   “你从哪儿来呀?”行思这样问他的这位从未谋面的师弟。
   “曹溪。”
   “你在曹溪得到了什么?”
   希迁答:“我未到曹溪之前,也不曾失去什么。”
   “那你为什么要去曹溪呢?”
   “不到曹溪,又怎么知道没有失去什么呢?”
    希迁的回答令行思十分满意,于是,他收下了这位师弟。然而从此以后,二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改变,师兄弟变成了师徒,希迁就这样跟在行思的身后倾心问法。
不久,希迁正式受具足戒,成为一名真正的出家人。有一次,行思像是有意,又像是无意地问希迁说:“你现在已经受戒了,你还要不要听律呢?”
   希迁说:“律是什么,为什么要听律?”
   “还念戒吗?
   “也不用念戒。”
   行思知道,这个弟子还很年轻,在他的头脑中执著是不可避免的。善于教化人的行思决定让希迁去南岳去见他尊敬的怀让大师。
   行思说:“你把这信送到南岳怀让大师处,送去就回来,我有一样好东西要给你。”
   南岳怀让是慧能门下与青原行思齐名的另一位大师,是慧能祥下沩仰、临济二宗的创门人。当时来到南岳欲拜见怀让请求解脱的人几乎挤破了门坎,希迁好不容易才见到怀让,于是,他信还未来得及掏出来,就冲着怀让说:“不看重圣贤,也不看重自己,你觉得这时候会是怎样的?”
   听着这个孩子气喘吁吁没头没脑的问话,怀让也觉得这孩子实在是年轻了,他决定要调侃他一下,说你是谁,你不觉得这问题显得有些太高深了吗?你还是问些稍浅的问题好吗?如此执著,将来你会成为最没有慧根的人。”
   希迁没好气地说: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但我宁可永动沉沦,也不去跟着诸圣求什么解脱。”
   二人的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,第二天,希迁就返回了江西。行思问希迁: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,信有没有送到?”
   希迁这才想起行思让他送的信件至今仍揣在袋,然而希迁说:“送什么信!你让我去时答应给我的东西,我现在就要。”
   行思并没有责怪这个好思而有个性的弟子,行思说:“虽然你没有给我带来怀让的回信,但有人给带来了曹溪的消息。”
   希迁觉得,一切都是自己的,管他别人什么消息呢,于是就是:“管他什么消息不消息。我这里没有什么消息。”
   行思说:“按照你的说法,大乘小乘的经论又是从何而来?”
   希迁指了指自己的心说:“一切只从这儿出。”
   行思摇了摇头,用脚在地上顿了顿。希迁见了,知道自己还很年轻,还需要脚踏实地地认真修学,于是向着行思倒地便拜。行思见希迁明白了,顿时十分高兴。
   在青原山追随行思几年之后,希迁又“上下罗浮,往来三峡间”,使自己增长了许多见闻。天宝初年(742年),希迁来到南岳衡山的南台寺东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结茅安禅,不久写下《草庵歌》,抒发恬淡自如的超然境界,主张各种思想各种宗派之间的圆润回互,从此人们都称他为石头和尚。
   南岳自古为佛道合流之一,在希迁到达南岳的时候,这里还有慧能的弟子南岳怀让、坚固和北宗普寂的弟子明瓒。在这个禅师云集的所在,希迁不与任何人见面,独自在那尊大石上长时间的思维着。渐渐的,人们都知道有一个石头和尚名希迁,前来寻访他的人也越来越多。然而,希迁仍然不与任何人见面,即令是见面了,也只是三两句便将人打发了。
   有一天,江西马祖道一座下的郑隐峰禅师来向马祖辞行,马祖问他:“你要去哪里?”
   郑答道:“我想到石头和尚那里去。”
   马祖道一告诫他说:“小心啊,石头路滑。”
   郑隐峰不以为然,他说:“竿木随身,逢场作戏。”
   郑隐峰来到南岳,在南台寺前的大石上见到了希迁。郑隐峰绕着那尊大石接连转了三圈,接着又将禅杖在大石上狠狠地震了一下。
   希迁抬头看了看他,接着又进入自己的禅境之中。
   郑隐峰说:“佛法的宗要是什么?”
   希迁打了一个哈欠,对着天空叫道:“苍天,苍天!”
   郑隐峰不知所然,只得没趣地回到了马祖道一那里。得知他在希迁那里吃了闭门羹后,马祖哈哈大笑说:“你下次再去,等到他一开口,你就嘘嘘两声,看他如何应对。”
   于是,郑隐峰再次来到南岳,再次问道:“佛法的要旨是什么?”
   然而希迁却连着嘘嘘两声。郑隐峰再次没了主意。看着郑隐峰狼狈归来,马祖再次哈哈大笑说:“我不是早跟你说过吗,石头路滑嘛。”
   在完成了《参同契》的写作,同时也完成了他在石头上的禅思之后,希迁在南岳大开法席,前来问道的人络绎不绝。
   有一位叫道悟的和尚问希迁:“曹溪大法到底谁得到了。”
   希迁说:“谁懂佛法谁得。”
   “和尚您得到了吗?”希迁说没有。道悟不解:“你的名声这么大,难道名实不符吗?你怎么可能没得到呢?你就不要对我们保密了。”
   希迁说:“我根本不懂佛法。”希迁的意思是说,我为什么要懂什么佛法呢,自性即佛嘛。
   在所有的问话中,“怎么才能解脱?”,是人们问得最多的一句话,然而希迁一律都说:“没有人绑你呀。”而当人问“怎么样才是涅槃的境界?”,希迁则说:“谁将生死给你了?”
   希迁的时代,是北宗从极盛走向衰微,南宗开始向全国主流禅派发展的时代,而在此过程中,江西马祖道一、湖南石头希迁的禅派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   贞元六年(790年),石头希迁圆寂。

   我也不知道,”希迁说,“但这是师父生前告诉我的话。”
   首座开启他说:“你错了,师父并不是让你坐在这里苦苦寻思,而是让你前往江西青原山投奔你的师兄行思,你的得法因缘在他那儿。”
28
网站搜索
古佛降世
更多 >>